许清烛立即告状:“外公,他?刚刚装作没认出我来,还问我是谁。”
    黄昌宝故作生气训游熠:“你这臭小子,等你回来的,看我不?揍你。”
    游熠轻吻了一下许清烛侧脸:“外公要揍我,你舍得?吗?”
    许清烛害羞了,躲出镜头?外,黄昌宝喜气地笑着。
    过了会儿,游熠才正经道:“外公这两天身体还好吗?”
    黄昌宝说:“结实着呢,放心吧。你和?小烛也要好好的,外公才能放心。”
    游熠不?敢敷衍,用心答着:“知道,我不?舍得?真欺负她,永远都不?舍得?,我会和?她好好的,我们明天就回去看您。”
    许清烛在旁边笑看了游熠一眼,喊着:“我录音啦,你可答应外公啦。”
    黄昌宝笑说:“外公给作证。”
    三人?在这儿聊了很久,直至史睿过来喊人?,准备入场,游熠和?许清烛一起跟外公说了明天见?,终于挂了电话?,准备开赛。
    **
    游熠的这一场比赛,是今年?的第?一场积分赛。
    现场观众很多,许清烛和?苏娥坐在观众席上,俱乐部的经理人?技师们在p房(pit房,车队维修房)里等待,游熠爸妈和?外公以及许清烛爸妈都拿着手机看转播,都在紧张看着这场比赛。
    而事实上,归来的游熠,依然是当初的那一位顶级车手游熠。
    七年?的赛车模拟器练习,身体素质训练,没有松懈一点,前两圈不?紧不?慢,最?后两圈开始一路加速反超,入弯出弯极速漂亮,引擎发动机轰鸣声刺激震耳,傲气也沉稳,是与曾经年?轻气盛时的桀骜不?驯所不?同的,既意气风发所向?披靡又从容沉稳,赢得?令人?热血与崇拜。
    当游熠的车冲过终点时——
    掌声雷动,经久不?息。
    许清烛却悄悄掉了眼泪。
    她等这一刻等了太久,不?只是在等游熠赢的这一刻,更是在等游熠重返赛场的这一刻。
    她能够共情游熠,她最?深切地知道,游熠等这一刻也一定等了太久,久到他?用了七年?的时间。
    为他?心疼,也为他?骄傲。
    不?知道过了多久。
    “小烛。”苏娥忽然轻拍了一下许清烛。
    许清烛转头?看向?苏娥正要问怎么了,忽然感?觉到坐在她周围的人?都在看她,周围有很多窃窃私语声,她纳闷地抬头?——
    游熠正抱着头?盔气喘吁吁地站在她面?前,他?手里拿着一束漂亮的粉色郁金香。
    他?们两人?都已经是公众人?物,游熠没有草率地摘掉头?盔,他?只是从车里出来后一路跑向?她,一直冲到她面?前来,为她送来这一束她最?喜欢的鲜花。
    而他?头?盔的护目镜上,正映着许清烛的全副武装的模样。
    许清烛戴着黑色帽子,黑色墨镜,黑色口罩,现场其他?观众都不?知道她是谁。
    游熠俯身看她,漂亮的郁金香花儿递向?她。
    无言,却浪漫与温柔。
    正默默流着泪的许清烛,忽然笑了起来。
    她慢慢站起身,拨开自己的口罩和?墨镜,也抬手摘掉了游熠的头?盔与面?罩。
    周围人?顿时一片惊呼。
    许清烛仰脸望着游熠,流着泪说:“哥哥,恭喜呀。”
    游熠温柔地抚她脸颊,为她擦着她脸上的眼泪:“谢谢。”
    而后,在这一刻,两人?都没有再说话?,没有再动作,只是深深望着对?方。
    并犹豫着。
    许清烛怕公开这件事会影响到游熠,游熠也怕公开这件事会影响到许清烛。
    但下一秒,心有灵犀让两人?同时露出笑容,并同时向?对?方靠近。
    在阳光下,在碧海蓝天下,在他?赢得?的赛道上,在全世界面?前,顶着已有的骂名,以及即将发生的无数骂名——
    游熠的吻落在许清烛的唇上。
    **
    当晚,四季景苑别墅,叁号苑2-1,入户门是被撞开的。
    游熠吻着许清烛,两人?的冬季外套不?断甩落在地上,除了热吻的呼吸声,还有许清烛忍不?住的笑声。
    两人?从湾市上飞机后,再到北城落地,在记者粉丝们之间冲出来上了车后,都在忍着那一腔滚动的躁意。
    直到司机车斌将两人?送到门口,游熠还稳重地对?车斌说谢谢,让车斌回家的路上小心。
    之后在别墅大门关上的瞬间,游熠就将许清烛抱进了怀里热烈吻她。
    一直到二?楼,两人?摔到床上的时候,衣服已经不?剩多少,许清烛又笑又喘,但到底还是有些小洁癖,强忍着难耐的情绪说:“游熠……洗澡。”
    游熠将人?抱起来,抱进浴室,温热的花洒直接冲在两人?身上,他?在水流中吻着她脱衣服。
    水流激烈地冲洗着。
    许清烛被他?搂在怀里涂抹沐浴露。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回了一点神,看到头?顶的灯光,害羞嘟哝:“完了,我这个好身材被你看光了。”
    毕竟之前要么是在黑暗里,要么是在被子里的,连他?给她洗澡,她都只许他?站在她身后,不?许他?看她。
    游熠失笑着吻了吻她耳后:“你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些什?么。”
    许清烛说:“在想你呀。”
    游熠沉默了有七八秒,关了花洒,用浴巾将人?抱起来,走到镜子前,给她吹头?发。
    许清烛的齐肩短发又长了些,但她忽然又捂起了脸。
    游熠问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许清烛捂着脸说:“每次理发师给我吹头?发的时候,我都觉得?自己颜值不?高了。“
    游熠再次失声笑出来:“可爱死了宝宝,很漂亮。”
    许清烛抬开双手看他?的湿头?发:“可是哥哥还是更漂亮哎,游妈妈会生。”
    游熠再忍不?住,将她头?发吹了个半干,就将人?抱回到了床上。
    打开床头?抽屉,拿出他?没收的那些十二?生肖中的两个。
    许清烛看到他?的动作,红着脸瞧过去,突然愣住,她一个翻身趴过去,伸手:“这是什?么?”
    游熠要关抽屉时已经来不?及,会夹到她的手,接着许清烛迅速从他?抽屉里勾出了一件她极其眼熟的东西。
    洗过的,叠得?整整齐齐的。
    游熠:“……”
    许清烛抖落开,仔细看了又看,不?可置信:“这是……这不?是……这是我丢的那条吗?”
    游熠:“……”
    “……游熠?”
    游熠难得?难为情,抢了她手上的东西放回去,关上了抽屉。
    许清烛从震惊到不?可置信到害羞到笑出来,她笑着抬脸亲了亲他?嘴角:“原来是变态的哥哥欸,哥哥你好变态。”
    游熠用燥热深情的吻,堵住了她的取笑:“是爱你的哥哥。”
    很快,许清烛再难发出取笑揶揄。
    许久许久,那十二?生肖,只剩了九个。
    隔日的清晨,两人?在温暖的被子里相拥而睡时,在冬天的清晨,在天边,罕见?地出现了一道彩虹。
    代表着希望的彩虹,浪漫而温柔地挂在那里,也可爱与坚韧地挂在那里。

章节目录

吻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夜色书屋只为原作者肉松酥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肉松酥饼并收藏吻烛最新章节